老杨就毫不客气地提出来

2018-04-07 07:23

  山区植树不同于平原,尤其是石质山区被称为“难啃的硬骨头”。长期以来,涉县的太行山绿化主要采取小苗侧柏造林的办法,树种单一,景观效果差,苗小,成林慢,易毁坏,造林效果差。针对此类现象,近年来,不服输的涉县人沉下心、找原因、想对策,积极推进造林机制、模式、投资创新,科学应对各类难题。 

  2017年,涉县借全域旅游发展之机,拓展道路绿化、村庄绿化、凤凰山绿化、后池桃花山绿化等绿化工程,全年完成造林绿化18.1万亩,造林投资6亿元,人均造林投入1500元以上。

青塔湖风光秀美。孟令卫 摄

  凤凰山绿化时,1000多人的造林队伍在老杨的指挥下干劲十足,植树现场热火朝天。当发现有个别坑不符合规格时,老杨就毫不客气地提出来,马上返工。老杨说:“盛世兴林,泽被后世,我们林业人必须把树栽好、管好,让每一座荒山都能成为林海。” 

  “远看像长城,近看是树坑,立下愚公志,绿树笑春风。”国家林产规划设计院党委书记李鹏看到凤凰山的绿化成就后不禁感叹。截至目前,凤凰山总计1万亩的山场已完成绿化9000亩。在凤凰山绿化工程的示范带动下,五指山、将军岭、娲皇宫等地均高标准完成了绿化。 

  徜徉涉县大地,绿意布满山岗。绿化使涉县人的心灵得到了升华,生态文明的理念已深入人心,爱绿、植绿、护绿、兴绿的理念正在形成。

  由此,2018年涉县围绕城区、荒山、道路河渠等八大绿化工程拉开大幕。

  为了“保土、保水、保肥”,提高树木的成活率,该山场全部采用“鱼鳞坑”和“穴坑”的方法育林。据老杨介绍,这不仅是体力活儿,更是技术活,尤其是穴坑,要将大小不一的石头摆放在一起,形成整圆的形状,一般人很难做到。 

  如今,“涉县蓝、涉县绿、涉县润、涉县美”已经成为涉县最靓丽的生态名片。如人们所言,涉县正朝着“绿的世界、花的海洋、水的源泉、云的故乡、旅游的胜地、生活的天堂”阔步迈进。

  在涉县种一亩树,成本至少要4000元,而国家补贴只有500元,如何解决资金难?向政策要,向机制要,向创新要,向社会要,涉县整合林业生态、农综开发、土地平整、公路绿化等项目资金,全部投入大造林、大绿化,并坚持政府引导社会参与相结合的模式,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带动社会力量参与造林绿化。 

  绿水青山掩映,综合效益凸显

  

  机制创新。在多方调研的基础上,涉县总结出了“667”造林法,“6”即市场化运作、多元化投入、工程化实施、责任化推进、精致化栽管和彩色化效果“六化造林”,第二个“6”即刨坑、挡板、客土、栽树、浇水、管理“六步造林”,“7”即中间是两米高的侧柏,两边各三簇连翘、三株黄栌,常年为绿,春天为黄绿,秋天为红绿,多彩造林,四季有景。 

  涉县县委书记汪涛介绍:“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历届县委、县政府咬定荒山不放松,换届不换‘林字经’,像接力赛一样,一棒一棒接着干,一次次探索思路,一次次经受考验,顶严寒、斗酷暑、攀裸岩、战荆棘,开创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局面。” 

  “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种的常青树就是摇钱树,生态优势变成经济优势,形成了一种浑然一体、和谐统一的关系。”涉县林业局负责人说,如今,绿化造林在涉县大地结出了累累硕果。 

  涉县城区西部群山陡峭,蜿蜒数十里,像凤凰俯卧大地,展翅腾飞。“这是我们县城的生态屏障,绿色之源。”涉县林业局局长张献明介绍,这里的山体多是岩石结构,坡陡土薄,种树非常困难,但是涉县人风雨不改其志,磨难不易其心。 

  松涛阵阵,果树繁天。涉县像杨喜庆这样的造林公司负责人还有30余人。多年来,他们春迎风、夏冒雨、秋披霜、冬卧雪,让荒山处处披上了绿装。 

  同时,该县大力推进造林管理模式创新,引入造林公司专业化,按照苗木成活株数验收,分三个年度兑现资金,保证林木后期管护,实现一次造林,一次成林。

  六七十年前,在涉县百姓间流传着这样几句话“荒山秃岭和尚头,雨季洪水满地流。旱涝风暴年年见,十年九灾百姓愁。”因长期的乱砍乱伐,涉县生态失衡,环境恶化,灾害频发,加之山高坡陡,石厚土薄,岩石裸露,无土无水,造林成本高、难度大、成活率低。据统计,六七十年前,涉县境内天然林仅有2.4万亩,森林覆盖率不到2%,东方心经马报ab版。 

  绿色成了农户增收的富民产业。在造林绿化中,涉县注重把产业富民、精准扶贫相结合,大力发展干果和中药材。涉县在宜林耕地上栽植核桃、花椒、黑枣等干果,在浅山区栽植连翘、黄栌等木本中药材,为老百姓建起了绿色银行。目前全县核桃产业基地达到45万亩,精品示范园2万亩,产量2.1万吨,位居全省第一。“俗话说,一亩核桃十亩粮,仅核桃一项人均可增收2000元以上”涉县林业局副局长赵俊喜介绍。 

  2005年,启动凤凰山绿化时,缺资金、缺技术、缺经验,涉县用每亩200元投资完成了亩均2000元的工程量。2016年,凤凰山裸岩区造林工程大苗成活率达98%,成为了太行山石质山地生态景观林建设的典范。“这里最难的是在悬崖上种树,要先在腰里系上绳子,悬空在峭壁上凿石挖坑,卷扬机卷土上山,那场面比杂技还惊险,万亩荒山上的每一棵树,都是这么艰难栽下的。”说起往事,山场造林公司的负责人杨喜庆激动地说。老杨曾是县造林站的工作人员,退休后,无法割舍对这份神圣事业的热爱,自己开始承包万亩荒山??凤凰山,即使身患癌症后也不放弃山林,继续造林。 

  理念创新。涉县坚持“全时、全域、全民”三全绿化理念,大打绿美涉县攻坚战,全时绿化,即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每个季节都有造林任务,每个季节都有可观赏性绿植;全域绿化,即多树种相互支撑,山、水、路、田等空闲地等全部绿化到位,形成山顶松柏带帽、山间果树缠腰、山脚绿水环绕的立体式绿化格局。全民绿化,即每年开展轰轰烈烈的义务植树活动,老人小孩一起上,人均植树2株以上,尽责率95%。 

  东风何时至,已绿湖上山。面对艰苦的自然条件,涉县人坚持绿色生态可持续发展理念,几十年如一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劳治山,造林面积增加到126万亩,森林覆盖率56%。 

  上世纪50年代中期,涉县立足县情,准确研判国家产业政策,开始了造林绿化的持久攻坚战。该县先后争取了国家粮援项目(“3737”项目)、太行山绿化项目和退耕还林工程等多项国家林业重大工程项目,大力开展造林绿化,通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彻底改变了落后面貌。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后池村是涉县最偏远的乡村,是“新愚公精神”的发源地。后池桃花山天气条件和立地条件极为恶劣,2016年底林业干部职工和后池村老少开展了冬季造林试验,大力发扬愚公精神,每天300多人组成30多个造林小组,爬冰卧雪,风餐露宿,腊月二十六下工,正月初三再上工,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高规格栽植快柏、侧柏、桃树、连翘等树木60余万株,万田荒山变成了青山,昔日后池变成了“金池”,后池村人均林业经济收入可达3万元以上。 

  敢想敢闯敢试,锐意改革创新

  绿色成了涉县旅游的品牌。春季,繁花似锦,夏季,绿茵蔽日,秋季,瓜果飘香,冬季,雪映蓝天,靠着优良的生态环境,2017年,涉县游客接待量达10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到40亿元。 

  清漳河畔柳枝吐绿,远山绵延绿海滔天。春天来了,走进花木葱茏、绿意盎然的涉县,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美得醉人。 

  大道通天,花木描边。在千里乡村旅游通道圣福段,600名造林工人踏着春天的脚步早早动工了,挖坑、扶苗、浇水……在道路沿线一字排开,苗木花卉相间,在场的涉县林业局副局长李和保说:“又是一年芳草绿,造林绿化正当时。千里乡村旅游通道绿化是我们今年的重中之重,再过一些时日,这里将成为最美的风景线。” 

  补齐生态短板,创造造林震撼

  风雨不改其志,磨难不易其心

  绿色成了涉县耀眼的底色。经过多年的造林绿化,涉县道道山梁披上了绿装,草茂林丰,郁郁葱葱,黑鹳、大鸨等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聚集繁衍,是北京以南河北境内生态最佳的地方,人均绿地率达到74.26平方米,形成推窗见绿、出门见园的生态景观。涉县相继获得全国绿化模范县、全国造林绿化百佳县、全国造林绿化先进集体、中国生态魅力县等荣誉称号。